雨后小故事

第48的焦糖玛琪朵

时间:2016-03-30 20:29:54 来源: 网络 点击:
ad111

  A
  
  林峰走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11月的天空有一层让人发冷的青灰色,MP3里放着黄小桢的歌,我的手指滑过玻璃窗,眼泪像雨水一样滑过了脸颊。
  3个月后,林峰发来短消息,他说他很想念我。
  
   B
  
  我和林峰认识的时候我刚刚结束了一段长达3年的恋情,那个我爱的男人像丢垃圾一样把我丢掉,我每天坐车在陌生的街道中穿来穿去,有点找不到方向,肥皂剧里告诉我,当我在手机里集满100个男人的电话后我就会快乐起来。
  “嗨,今天天气不错啊!”
  “你叫什么名字?”
  “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电话。”
  林峰是我的第48,他在电话亭旁边喂一只流浪猫,专注的表情让我觉得很可笑,我凑过去说:“喂,你很喜欢猫吗?”
  他说:“嗯,喜欢。”
  我想,我的48真是可爱——简单干净的平头,白色T-shirt,大短裤,我喜欢的阳光灿烂型。我单刀直入地说:“认识一下吧,我也喜欢猫。”他看着我狡黠的笑,然后把那只又脏又瘦弱的小猫捧到我面前,说:“真的吗?那你帮我照顾它吧?”很奇怪啊,我心中大叫,这个一分钟前还完全陌生的男孩子居然抱着一只小脏猫,一脸天真无邪地看着我,让我帮他收养?
  为了第48,我惊慌失措地点点头,听他说着:“我叫林峰。”
  
   C
  
  清晨7点,林峰来敲我家的门,我眯缝着眼睛开门吓个半死,他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他说:“嗨,我来看Judy。”
  Judy,Judy,我猛然想起那只猫被他叫做Judy,这个难缠的第48愣是把猫塞进了我家,顺便买了N多罐头,一只毛绒玩具老鼠。我很恼火,我说:“喂,你没道德啊,看不到我还没有起床吗?”但一转眼他已经跑到沙发上抱着Judy挠起了它的下巴。
  我哭笑不得,我想这受西方教育的孩子是和我们不太一样,认识3天我发现他不仅仅喜欢猫,还喜欢给他见到的任何东西起名字,比如我,他叫我Monday,他说我让他想起星期一。
  我说鬼叫的星期一是上班、堵车、忙碌得像地狱的日子。
  他说,不,不,星期一在我们那里是weekend。
  去他的weekend,我觉得我的第48是个大麻烦。
  我告诉他:“别再来找我了,我失恋了,所以在玩个游戏,存满100个陌生人的电话号码,而你是我的第48,现在我不想玩了,你可以带着你的猫离开了。”
  他很认真地看着我说,不,不,你是我回来中国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我不能失去你。
  他是这么说的,该死的蹩脚的中文,听得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进而是暖洋洋的舒服,在那个坏蛋抛弃我的第378天里,终于又有个帅哥说这样的话,尽管他可能完全没有明白这话的意思。
  我叫他第48,他很认真地立正、敬礼,黑眼睛一闪一闪的。
  我觉得他像只强壮的猴子,于是笑倒,他不明所以跟着我一起傻笑。
  
  D
  
  我的伟大计划因为这只大猴子停在了第48,我无法再肆无忌惮地找陌生男孩子搭讪,我说第48,你知道吗?你破坏了我的伟大计划,意味着我的幸福也被你摧毁了。
  他手举两个甜筒说:“what a pity。”我说:“说中文,我打小最恨洋鬼子。”他说:“Monday,我在学校有很多朋友,等我回去就把他们的电话告诉你。”我接过甜筒说:“呸,我才不要洋鬼子,再说长途话费很贵的。”
  第48让我忘记了被抛弃的痛苦,我们总是能逮到机会一起玩。我想受过西方教育的男孩子真是会玩哦,他带我去吃各种各样的西餐,玩不同的游乐场,泡书吧,喝咖啡。只有在一个人的晚上我才会偶尔想起那个坏蛋,想起他的眼神多么温柔,手心多么温暖,想起他那些让我忘不掉的话以及甩不开的疼痛。
  我把我的日记给第48看,他很认真地读,我知道他根本无法读懂那些中文,但他却看得懂我那些涂鸦,天空,草地,梳辫子的小女生。
  他说:“Monday,我喜欢你。”认真的样子让我笑翻,我说:“第48!”他说:“有!”我说:“你在中国勾三搭四,我要打长途告诉你的英国MM去。”
  他笑,笑得春光明媚的。我想,这只大猴子要是那个坏蛋该有多好啊,要是他我就冲上去抱住他,一直到天荒地老。
  
  E
  
  “我23岁,单身,有过一个叫坏蛋的男朋友,被他干脆地甩掉,我讨厌洋鬼子,比如我身边的这只大猴子。”
  叫Orange的咖啡店的墙上赫赫贴着我的自我介绍,旁边是林峰犹如蜘蛛爬一般的中文字,他写着:“我是林峰,我喜欢倪薇薇。”我很严肃地警告他:“like,like,你们洋鬼子就喜欢把喜欢挂在嘴边,好像全天下的女生你们都能随便就like,告诉你,like是不能乱说的。like就真的like了?like是要负责任的。”我想起那个坏蛋就格外生气,他走得情坚义绝,说了句不再爱了,就拍拍屁股走掉了。第48根本听不懂我的绕口令,他摆弄着手里的咖啡,咖啡漾起一层白色的泡沫。他把玻璃杯子推到我面前说:“喝吧,有品位的人都会点这个。”
  我心里骂着该死的小资产阶级,那么多人还在吃不饱饭,这假洋鬼子却泡MM喝什么该死的咖啡,还穷讲究,真是可恨。
  但是那咖啡浓郁的香气让我一喝就安静下来,看他亮亮的眼睛盯着我看。“死猴子,看什么嘛?!”他笑嘻嘻地说:“我妈妈告诉我,喝完焦糖玛琪朵就会快乐了。”
  快乐、快乐、快乐,我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拍拍他的头,心里叫:我的第48,我的大猴子,我的洋鬼子。
  那是我第一次像个小资一样喝焦糖玛琪朵,窗外12月的夜,天空蓝得像宝石。

ad2222
ad333333
ad_bbbb
ad_ccccc
ad9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