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我又一次与幸福擦肩而过

时间:2016-03-30 20:30:56 来源: 网络 点击:
ad111

    和任星儿解除婚约是几年前的事了。我们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一边谈论着某某同学出了国,某某同学发了财,一边去了城西区民政部门。那天任星儿略施粉黛,她的美丽仍然让我着迷。 

    任星儿是我的大学校友,算是师妹吧。和所有的校园恋情一样,我们的爱情也非常甜蜜。

    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我们结婚了。之后在一起生活了6年,我们才发现原来双方是如此的不合适,既然没意思,也就客气地离了。

     离婚后,我一个人到了海南。那时候,“海南热”刚刚开始。在这个海岛实行“宏观调控”的前夕,我成功炒作了一块地皮,一下子就赚了几十万。这种意外的横财让一向还算持重的我感到吃惊。我不是个很愿意冒险的人,自然不想恋战,很快地就从商场中抽身而出。

    我不是那种拼了命要干事业的人。我向往的是养尊处优的生活,所以离开商场后,我到一家企业当了个策划顾问,拿着足以养活自己的薪水。

    很快,我在一次出游中认识了刘芳。刘芳是一个高校的老师,虽然外表不是很出众,但特别善解人意。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们就很投缘。之后,有空的时候,我们就在电话里聊上几个小时,海阔天空地胡扯。

    在认识近半年后,我们同居了。两个人相处得还好,与婚姻比较起来,这种生活显然要轻松许多。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个月。那年的晚些时候,刘芳怀孕了,她正式向我提出了结婚的要求。这个消息让我一度不知所措,40岁的男人忽然要当父亲了,真正是一种悲喜交集的感觉。我曾经很郑重地想过,一定要把这份婚姻好好经营下去。

    就在这时候,任星儿来海南出差,我请她吃了饭。当得知我已再婚时,她显得很意外,但随即却露出一脸的笑容,连声地恭喜我。   

    任星儿到海南出差的事我没对刘芳说。没想到一个多月后,任星儿来了电话,说她在家摔伤了,正在医院打着石膏。放下电话,我立刻订了张当天飞往任星儿所在城市的机票,然后才给刘芳打电话。当得知我是回去看望任星儿时,刘芳把电话挂了。我当时也有点生气,虽然能够理解女人天性中对感情狭隘的一面。任星儿都躺医院里了,她怎么就没个同情心呢?

ad2222
ad333333
ad_bbbb
ad_ccccc
ad9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