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遗书

时间:2016-03-28 11:52:47 来源: 网络 点击:
ad111

我不知道,我的死会不会让他有一丝丝,哪怕是一秒钟的后悔。可是此刻,似乎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从这个披负着沉重的枷锁中的世界里挣脱开来。

我一遍,又一遍,自虐般的看着他的聊天记录,里面的每一句话都像针刺般刺痛我的双眼。

“赶紧结婚滚吧”像是,对待垃圾一样的语言。

“赶紧结婚!以后都不要来了”无情,冷漠。

“都特么别来烦”厌倦。

短短不到五十个字的语言,胜过一篇万字的言情小说,催人泪下。

鼻涕粘糊糊的充斥着整个鼻腔,仿佛闭上嘴,就再也无法呼吸。流淌,再流淌。不在意床上的黏腻,不在乎大脑缺氧的沉重。似乎只有这样,心里的难受才会减轻一分。

不是所有的伤害都可以被原谅。

“ 没让你原谅!”透过模糊的视线,终究是看到了宣判死亡的绝笔。

如果,心痛,大于肉体上的疼痛的话。那么自杀就会变得非常的容易。而抑郁症患者自杀,那是更加容易的事情。

恍然间,依稀记得那时幼小的你向往却又别扭的跟在我的身后。又依稀记起,你曾经对我做过的伤害。

你,真的,不曾后悔?哪怕一分一毫……

李夏夏的遗书在她卧室里被翻了出来,证实了她自杀的事实。

她的父亲蹲在门口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不知道是怕别人看不到他的伤心,还是在后悔没有早点把她嫁出去,收取一笔彩礼钱,白养了一个闺女。

她的母亲坐在屋内撕心裂肺的大吼着,也许她不是在伤心李夏夏的自杀,而是在伤心失去了一笔生活费。

她的丈夫,在外面鬼混,不往家里拿一分钱,儿子天天混日子,也没有任何收入,三个女儿都嫁为人妻,生活的也不尽人意。唯一的生活费就是靠四女儿李夏夏在外打工补贴的家用。现在四女儿死了,还有谁能养她?想到这里,她哭的更凶了。

“都怪你,不是你她不会死”她的母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骂着不成器的儿子。

“我怎么知道她会自杀”他无辜的说。他只不过是心情不好,对一向懦弱的她发了几句脾气。没想到她竟然想不开撞车自杀了……

“你们是李夏夏的父母吗?我是本次车祸事件车主的代理律师,我姓李。这次过来是打算跟二位谈一下车祸赔偿事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许久,自称李律师的人走出了家门。屋内的三人产生了纠纷。

“女儿是我生的,这笔赔偿金应该给我。”夏母理所当然的说。

“别忘了,不是我挣钱养你们,她早就饿死了。应该归我”夏父如此说。

“给你?给你让你去养那个贱女人?”夏母讽刺的说。

“那给你就好?让你去养你那个狗男人?”夏父反击。

“你?”夏母无语。她确实是找个一个情人。

“都别吵了,你们以后死了,这些钱不还是我的!还是直接给我好了!”李夏夏的弟弟李春说。

“你这个逆子!”夏父瞪大了双眼气氛的说。

“哎呀,我这是作了什么孽阿!还让不让人活了。”夏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逆子,这笔钱,我们是不会给你的,你就别想了!”夏父气恼的说。转身出了门。夏母见夏父走了,也抹着鼻涕进了里屋,独留李春一个人站在屋内。

“不给我?你们也别想拿到了!”李春狠狠的说,脸部狠毒的扭曲着。

夜晚,李春静静的在院子里磨着刀。夏父在堂屋内敞开身体睡着。自从李夏夏死了,他为了防止赔偿金被夏母一个人拿走,便从情人那搬了回来。夏母此刻在里屋睡着.他的眼神充斥着杀戮,他要杀死父母,自己一个人领赔偿金。然后远走他乡。

刀,磨好了。在月光下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辉。李春的目光看向了堂屋里的父亲。持着刀冲了进去,一刀捅在了夏父的腹部。

作者寄语:每个人似乎都认为对自己最好的一定是亲人,但我并不认为。在那个重男轻女的年代,女儿不过是一个未来会卖钱的物品。我是花开一夏。我只写我爱写的东西。


ad2222
热点文章
ad333333
推荐文章
ad_bbbb
ad_ccccc
ad9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