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背叛祖国的下场

时间:2016-03-30 13:30:01 来源: 网络 点击:
ad111

  一天,天气很好,哈特曼博士下班坐进了出租车。车没开出多远,他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出租车司机推醒了哈特曼:“先生,醒醒,您的目的地到啦!”

  哈特曼揉了揉眼睛一看,是的,自己家的别墅到了。他付了车资,下车朝家走去。这一迈步,哈特曼觉得有些异样,腿软软的,身子也觉得不协调,也许是疲倦的缘故吧,哈特曼没多想,取出钥匙来开门,可不知道为什么,钥匙根本插不进去,怎么了?太太为什么把锁换了?于是,他有些生气地猛摁门铃。

  门开了,可开门的却是一位陌生人,而此时客厅里坐着许多陌生人。哈特曼刚要开口,所有的人都尖叫起来:“啊!总统,总统阁下!”继而掌声雷动。

  哈特曼觉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我太太,哈特曼太太呢?”

  有个人过来介绍道:“啊!总统阁下,您认识哈特曼太太?哈特曼博士死后,他的太太搬家了,这房子我买下了。”

  “我这是在做梦?不对,今天早上我是从这里走出去的!”哈特曼根本不相信,但他环顾四周,又不得不产生疑惑,屋里的家具和摆设都变了,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家。再一扭头,他的目光落到了墙壁上的一个大电子钟,上面显示的日期竟是1992年7月3日。怎么回事?自己出门时,是1988年,整整差了四年。

  这边哈特曼惊魂未定,而那边整条街都沸腾了,人们纷纷走出家门,来到这里,欢呼总统阁下的光临。大家争先恐后要和总统握手、合影。哈特曼已经没了招架之力,他完全蒙了。

  这时,警笛声四起,十几辆警车,还有高级轿车相继赶到。警察纷纷跳下车来维持现场秩序,从一辆高级轿车上走下一个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男子,哈特曼不陌生,这人他在电视里经常见到,是这里的市长,叫阿布。

  阿布市长满脸是笑地向哈特曼致意。一大帮媒体记者随即蜂拥而上,快门的咔嚓声伴随闪光灯的闪烁,一片繁忙。

  哈特曼博士已是大汗淋漓,呼吸也越来越急促,最终他实在招架不住,晕倒了。

  哈特曼也不知睡了多久,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在医院了,面前坐着一个陌生的护士。

  “这,这是哪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哈特曼惊恐地问。

  “哈特曼,你现在很危险,知道吗?”护士很严肃地对哈特曼说道,“但这一切也都是你咎由自取。”

  哈特曼在医院住了几天,那个护士才向他解释了,为什么说他“咎由自取”。

  原来,哈特曼当年在外国留学时,背叛了自己的祖国,被他国间谍组织收买,代号bp013,每月按时领取活动经费。后来哈特曼学成回国,活动经费还是定期汇入他的账户。但有一点哈特曼百思不解,这个间谍组织并没有给他下达任何指令,也从不让他做事。

  其实,哈特曼根本不知道,危险一直在向他逼近。原来,该国新总统是从父亲手里接过政权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新总统竟不依照原来那个靠山大国的命令行事,想另起炉灶。

  大国决定废除这个总统,但由于当地对总统家族世世代代的敬畏,推翻现政权风险太大。于是,他们将目光瞄准了bp013哈特曼。因为哈特曼身材、举止和新总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可以将他整容成总统,再将现总统密杀,取而代之。

  于是,那天哈特曼上了出租车后,随即被麻醉,然后送到医院做了整形手术。手术分好几步进行,耗时长达四年。也就是说,哈特曼坐进出租车后的四年,是在完全没有意识的状态下,如同植物人一样度过的。而报上公开的消息是,哈特曼遇到车祸身亡。

  哈特曼这才记起自己下车后的那些疑惑,原来四年过去了。“那,他们为什么把我放出来。这岂不是前功尽弃?”

  护士冷冷一笑,说:“哈特曼,你躺在病榻上的四年,东欧发生了巨变,苏联也解体了,我们的国家已经不是大国博弈的棋子了,所以上面已经放弃了暗杀总统的计划。如今,你虽然整容成功,但计划取消,你就一文不值了。”

  哈特曼觉得护士的声音越来越熟悉:“你,你是谁?这样绝密级的信息,你怎么会知道?”

  “哈特曼,为了来见你,我乔装了。你看,这是我的工作证。”护士向哈特曼出示了警官证。

  翻开警官证,哈特曼眼前一黑,差点晕厥。原来这个护士竟是自己的太太!

  哈特曼马上意识到,这个女人是国家情报局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特务,这么看来,自己的叛国行径早已败露,等待自己的要么是逃离国境,要么就是残酷的审判。

  哈特曼越想越害怕,不由得对妻子哀求道:“亲爱的,看在我俩夫妻一场的分上,跟我一起逃跑吧,我在留学期间组织上传授过自救的办法,我们逃出境不是问题。”

  “不,虽说我们夫妻一场,但你背叛了自己的祖国,而我却是忠于自己国家的,咱俩虽是同行,但信念不一样。要不是看在以前你是那么爱我疼我的分上,我现在就会杀了你。而且,现在你也已经插翅难飞。”说完,“护士”起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哈特曼以特有的节奏开始击掌,因为组织上曾经告诉他,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以这种特殊的节奏击掌,自会有人来帮他,因为组织上的人无处不在。然而,哈特曼一遍又一遍重复击掌,却没有任何回应。

  这时,哈特曼无助的目光落在了床头的电话机上,他拨通了那个国家大使馆的电话。

  “你好,我是bp013,现在我遇到了危险,请你们联系组织救救我。”尽管哈特曼一遍又一遍歇斯底里喊着“救救我”,可对方却冷冷地说:“对不起,先生,没有任何人通知我们给您提供救援,我们的行动是有纪律的,您还是自己想办法吧!也请您以后不要再打这个电话了,否则对您很不利。再见!”对方说完啪的挂了电话。

  看来,曾经信誓旦旦对自己做过很多承诺的组织已经彻底抛弃了自己。

  望着阴森森的病房,抚摸着冷冰冰的病榻,哈特曼万念俱灰。但转念一想,是啊!古往今来,背叛自己祖国的人,哪一个是有好下场的呢?

  闭上眼睛,张开牙齿,哈特曼抬起了自己的手腕,组织上传授的自杀方式,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派上了用场。

ad2222
热点文章
ad333333
推荐文章
ad_bbbb
ad_ccccc
ad9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