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中西合璧学英语

时间:2016-03-30 17:06:15 来源: 网络 点击:
ad111

  1933年萧伯纳来上海,宋庆龄摆了一个饭局招待他。一起吃饭的有蔡元培、杨杏佛、林语堂、史沫特莱……饭桌上大家用英语神侃,只鲁迅一个人在边上黯然神伤:“早知道当初就不学日语了。”又想到不学日语的话,鲁迅的“日”字底去掉就是“鱼迅”,又错过一次下海发财的机会,不由得哀叹起来。

  英语当然大大的有用,有人专门跑去问梁实秋,怎么才能把英语学好?老梁毫不谦虚:“起码要翻破我编的三本字典。”这招确实可行,我一同学当年就字典不离身,学习时当字典,打架当板砖,边打边喊:“知识就是力量,就是力量。”老梁编字典是20世纪60年代,那么,更早的时候人们怎么学英语?

  学英语,首先要有教科书。清朝最流行的英语教材不是《新概念英语》,而是《英话正音》。一般自称正派的,往往都很不正派,《英话正音》恰恰就是此类。翻遍整本书,像钻进了汉子满是汗渍的被窝,通篇汉字,看不见一个英文单词。

  这也能学英文?能。书里分成六大门派,从一字门到五字门,加上一个职事人物门。想学中文单字对应的英语说法,就到一字门里去查,比如,“我”是“挨”,“做”是“妥度”(to do),“坐”是“西特当”(sit down)……考虑到身处开放前沿的广东人民更需要,这书还出了双声道粤语版。“坐”变成了“塞裆”,医生从“刀客特”变成了“得多”。

  捧着这种教材学英语的人不在少数,曾国藩的儿子曾纪泽是当中的佼佼者。1872年老曾死了,小曾待在家里利用闲暇时间苦学英语,不仅学有所成而且独创一门武功:“西洋字调合并法”。把注音汉字和英语单词的本义联在一起,比如说“骗=cheat=欺特、死=die=歹、热=hot=火特……当时公共汽车bus还没出现,不然口口声声“爸死”的小曾情何以堪。三年守丧期满,小曾练成绝世英语,专门负责办理洋务,某年元旦终于找到卖弄的机会。面对各国驻京公使,得意洋洋脱口而出“happy new year”,成为清国第一位向外国人祝贺新年的外交官。以他学英语的方式不难得知,这句话的真实发音其实是哈尔滨啤酒广告:“哈啤,牛!耶!”

  小曾悟性够高,能自学成才。大多数人想要学英语,还是要拜山入门。最牛的名门正派、中国第一家外国语大学就是京师同文馆,这地方除了英语之外只有法语俄语,所以也可以叫三国学院。同文馆的教科书正经一些,有了《英华大词典》、《英华进阶全集》、《华英音韵字典集成》这种板砖厚度的教材。可惜老师依然不争气,“闻广东、上海商人,有专习英、法、美三国文字语言之人,请饬各省督抚挑选诚实可靠者,每省各派二人,共派四人,携带各国书籍来京……”买卖人只教生意经,因此学生学的都是买卖词:“市价=market price=买

ad2222
ad333333
推荐文章
ad_bbbb
ad_ccccc
ad9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