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我的意淫 - 对门是住的是个小姐

时间:2016-04-02 12:12:31 来源: 网络 点击:
ad111

我的对门住着一个小姐,这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我不是那种见了女人就收不住腿的人,尽管我是个男人。

我不认识她,只不过住的时间长了,偶尔见了点头微笑一下,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她很漂亮,但这跟我真的没关系,是真的。

她身材很好,而且露着乳沟,我想看,又不好意思看,我是个正经人,我不是色狼。

只有 一次,我在某个中午睡醒以后开门出去的时候,她正好也出门,披头散发,睡眼惺忪,她看到我之后,突然问了我一句,“早啊,刚起床?”

我有点受宠若惊,我慌张的回了一句,“啊”,转身就下楼了,应该说,我跑下去了,逃命一样,我当年在学校的时候也没这么逃过。

我慌张什么,我不知道,反正心跳的“嘭嘭”的,连我下楼要买什么都给忘了,脑子里只有她那张脸,卸掉浓妆之后,有点憔悴的脸。我承认,她确实挺漂亮,又有成熟女人的韵味,这对我来说是致命的。

我买完东西,上楼的时候,腿都在抖。

我一直在想我当时的状态,像杀了人一样,从没有过,我甚至再也形容不出我当时的心态,就是慌。

我见过她往家里带男人,不同的男人,甚至老头。我后来甚至能根据楼道皮鞋的声音和关门的声音判断出她带回来的是怎样的男人。

从我住到这的时候,她就已经住在这很长时间了。

我从来没歧视过任何职业,任何人种,所以,她对于我来说就和这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一样,只是个住客。我和她的碰面经常是中午,甚至是晚上凌晨的时候。因为我失眠,她下班。

我失眠的时候,辗转反侧,常常把床摇的吱扭响,活像小姐的床,但我不是嫖客,未来可能是,但现在不是。

实在折腾累了有时候会肚子饿,我已经吃了很长时间方便面了。我觉得这玩意儿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它救了我的命。我有时候会变着花样的吃,绝不雷同。我会泡着吃,煮着吃,干吃也不错,我甚至冷水泡面我都能吃。我为了消磨时间,所以,我起床之后特意烧了开水,本来是想煮着吃的,但还得洗锅,我最后直接用袋子泡软了吃。这个方法省去不少麻烦,我虽然想消磨时间,但我不想洗锅,油腻腻的。我觉得我以后娶了媳妇得和她说好了,做饭可以,洗锅免谈,否则滚蛋。哎,还是算了,该洗还是得洗的,咱是男人,不能跟个娘们儿计较。你说,对吧!

我吃完面后,出门坐在楼道吸烟,凉快。身上本来就是一身的臭汗,又吃完面,更他妈的热,黏糊糊的,和梦遗之后的裤衩一样。

在我吸到第几支烟的时候,她回来了,我断定她喝酒了,上楼的时候摇摇晃晃,她酒量应该挺好,因为当她站在楼梯的托台上的时候,酒气已经把我呛的想吐,她虽然摇晃但依然还算稳健,所以我断定她酒量应该挺好,至少在我之上。

我想想我多久没喝过酒了,曾经在喝酒之后老是骂人,不止一次的骂过一个姑娘,骂的挺狠,挺难听,可那姑娘从来没说过什么。

直到第二天酒醒之后,她就会问我,“酒醒了?”

“嗯,醒了”

“记不记得你昨晚说过什么话?”

“不记得了……”

“以后少借酒劲撒酒疯,再有下次,我就回骂了。”

呵呵,我其实一直都记着我说过的话,我酒量不行,一喝就醉,但有一个本事,喝酒之后,不管我喝成什么样,吐了还是倒了,酒后做的事,说话的话都能记着,倒背如流。

我很久没喝酒了,不是因为难受,是因为那个容我喝酒以后撒酒疯的人没了。

那个宠着我,惯着我的人,她走了。

其实,我也一直知道,她知道我没醉,知道我在装糊涂,我也知道她在惯着我,像惯着 一个未成年的小孩,我到现在都可能未成年,只不过再也不敢放肆了。我得学着长大,学着假装长大,或许是真的长大。

她在楼梯口抬头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的我发毛,我掐着烟也直直的看着她,我并没有发觉有任何不妥,只不过她的脸色绯红,眼里水灵灵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泪水。

她低下头,看着台阶上楼,我站起来腾地儿。

我觉得有点尴尬,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可能就是觉得那天她问了我一句,我觉得我也应该问候一句,回回礼,礼尚往来嘛。

我说,“回来了?”

她上了台阶,抬起头看着我,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因为女人的这种眼神我见过,见过太多。

她突然就哭了,哭的毫无预兆,我呆呆的看着她,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都不知她为什么哭,因为我那句话?我那句话也没什么过分的,不至于惹得一个女人哭啊?

她越哭越凶,在这寂静的夜晚,寂静的楼道,她的哭声像鬼嚎一样,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安慰她。

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她就突然趴在我肩膀上,我感觉肩膀黏糊糊的不知道是她的眼泪还是鼻涕,或许两者都有。

我试着拍了拍她的后背,说,“没事,没事。”

同时我感觉到我下体的变化,它可耻的勃起了,甚至顶到了她的腹部,可能是腹部,我在那一刻脸红了,是真的红了,因为我想起来我是穿着内裤出来的。

她一定是感觉到了,她抬起头,我很惊恐的瞪着眼睛,她看着我,也不哭了。

我在想,怎么办,我怎么解释,这老二也太不争气了,什么时候还有这性致,万一她扇我一巴掌,骂我流氓怎么办?万一她让我赔钱怎么办?我真不知道。我在那一刻完全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就和我小时候玩火差点把我自己点了一样,被我妈提溜在窗台底下,就那么晒着,不敢动弹。

她没说什么也没做什么,转身回家了。我松了口气,逃回屋里,这是我第二次逃。

我该逃的什么时候呢?

05

我有多久没抱过一个姑娘了,哦不对,是女人。我有多久没触摸过女人的身体了,我有多久没闻到过女人身上的荷尔蒙味道了。我也不知道,半年?一年?两年?或许更久。

我的下体肿胀难受,我试着闭上眼睛想点其他的事情,可满脑子都是她裸体的模样,老二迟迟的不消停,它就那样挺着,似乎我不给它满意的答复它就一直这样,它在和我较劲。

可我没办法,我总不至于现在敲开她的门跟她说,“你有生意上门了”吧?她可能被客人施暴了心情不好,也可能是大姨妈来了错过了一单大生意而遗憾。

不管怎样, 我都不能去敲门,况且我跟她真的不熟,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我对于单独一人去嫖娼的经验很少,因为我害羞张不开嘴。

况且我和她还是邻居,说熟不熟,说不熟也打照面,我该怎么开口,或许对于她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她本身就做这个。但我还是不敢,我也不知道该她的价格,像她这么漂亮的女人,价格应该不会太低吧?那我该怎么办呢?我感觉到燥热又开始蔓延,热气开始蒸腾,而下体却开始隐隐作痛。我跑进卫生间,我看着镜子里的那具裸体,是我自己的,我看见下体像机关枪一样直硬硬的那么挺在堡垒上,装满了子弹等待着敌人,可是敌人在哪呢?

我用完了最后的卫生纸……身体像着过火的木柴迅速熄灭了。

早知道这样,我那会应该趁机占便宜,反正是她主动的,我想她也没心思会注意到我抚摸她,万一注意到了,我也可以解释我在安慰她。或许我在那会真的应该把身体里这多余的液体和能量释放出来的。那样总比自己弄出来舒服多。

之后我在拉完屎才知道我昨晚忘记了一件事——省着点卫生纸,我在想我该怎么起身。用袜子?用手?还是我撅着屁股进屋里找点别的纸,书本也行。可我想象了一下自己的样子,突然觉得好恶心,还是算了,我最后在桶里翻出用过的还算干净的纸对付了一下。

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我操,我没洗手。

我扔下东西进卫生间打着香皂把手洗了,我特意闻了闻,确保没有其他味道。我还特意漱了下口,好像把吃进肚子里的不干净东西也洗干净了。

我觉得我是该出去放松一下自己了,我在等我的老板发工资,我不是个合群的人,看来我得自己迈出那一步。

我想象着自己像个嫖客的样子,进去之后挑小姐的模样,顺便摸摸她的大腿和乳房,显得老道成熟而不会是个小屁孩第一次逛窑子一样被嘲笑。嗯,发了工资我就去,我不找她。

可是从那之后,每当我在凌晨失眠的时候,听见她开门关门的声音,我的脑海里就是她裸体的样子,甚至会出现她在男人体下极尽扭曲迎合的样子,甚至会出现她在我身体下的样子。我的老二瞬间的勃起,我觉得我着魔了,她打开了我身体里潘多拉的盒子,我甚至有点气愤,我甚至会梦遗……

我开始刻意的躲着她,开始错过与她同时出门的尴尬。

她和我一样总是在中午的时候出门,我开始比她早出门一会,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很长的时间里,我们彼此再没有见过面,我只听到她开门关门的声音,有那么一刻仿佛这个女人没出现在我的世界里一样。但时间久了,我开始想念那一刻的感觉。

ad2222
ad333333
ad_bbbb
ad_ccccc
ad960x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