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小故事

我的意淫 - 对门是住的是个小姐

时间:2016-04-02 12:12:31 来源: 网络 点击:
ad111

我说,孤独。

她有点疑惑得看着我,突然就笑了一下。

她摸着孤独的头,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跟我说话,“名字挺好,人有时候还不如条狗,最起码有人抱着它,养着它,喜欢着它。我觉得它一点都不孤独,孤独的是人心。”

我在烟雾缭绕中看着她,我说,它会孤独的,我把它从它妈和它的兄弟姐妹身边抱走的时候,它就只剩它自己了。

屋里太热了,吃碗面更热,我的身上黏糊糊的,她依然抱着孤独,逗着它,丝毫没发现,我的眼睛一直看着她,足以吃了她。

她突然抬起头看着我,我愣了一下,有种偷窥被发现的感觉,事实上这也算是不算偷窥的偷窥吧?

她问我,能洗澡吗?

我愣了一下,“能”。

她走进卫生间,我的心就开始嘭嘭直跳,我在猜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吧。继而我在心里就乐开了花,我还得感谢一下房东,这种床虽比不上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双人床,可它睡两个人足够了。

我听着卫生间里的水声,我开始意淫,那是真正的意淫。

我听见她在里面问我,“你能给我件衣服穿吗?”

我走到柜子旁边,拿出了我新买的衬衣,我还没来得及穿过。我敲门,她躲在门后,伸出头和半个肩膀,白白的,我觉得我眼里在冒着光,像只狼一样。

她只穿我的衬衣就出来,当然,她穿了内衣的。衬衣也刚好盖住了所有重要部位,她问我,“你不洗?”

是,我也得洗。

我没说话,她坐在我床上她原来坐的位置,抱起了孤独,我在桌子对面,看不见她的腿,衬衣扣子上面三道,她没扣。

我说,我要拖鞋。

她盘起腿坐在了我床上,把拖鞋放了出来,我穿着拖鞋进了卫生间。

我出来的时候,她盖着被子斜靠着墙,衬衣没脱,怀里放着孤独,手里翻着我的书。她看了我一眼,合上书,把孤独朝上举起来,逗着它玩,“我想还你个人情”。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没看我,她看着孤独。

你不欠我人情,你只欠我钱。

07

我曾经解过一个姑娘的衣扣,手抖的像中风,却怎么也解不开她的Bra扣。

如今我解开了她的衣扣,依然解不开Bra扣。

女人,是否天生就有一种本事或者说本能,单手解Bra。在我哆哆嗦嗦的磨蹭了半天之后,我想她可能由于给我欠起身体让我伸手解扣而板起来的时间长了,有点累,也有可能她觉得我太磨蹭了,她自己坐起来把手反扣后背,就那么一下解开了,我羞愧得有点脸红。

她躺下来侧着身子看着我,我也看着她,彼此的呼气拍打在脸上,我看着那张卸妆之后的脸,我说过,她很漂亮。

她的眼角真的有皱纹,不过皮肤很光滑,但有点发黄,她的眼白里有很多血丝,头发盖着额头还有半张脸。

我试着伸手抚摸她,我很想吻她。

但我突然想起来,她是个小姐,她的嘴一定舔过很多男人的同一部位,我打消了吻她的念头,我是处女座的,我有精神洁癖。

我的喘气越来越重,因为我的一只手揉捏着她松软稍有弹性的乳房,她突然躺平了闭上眼睛,我往她身旁靠了靠,我的手划过她不太平坦的肚子,伸进了她的大腿之间……她突然翻身压在了我身上,柔软的乳房压着我的胸膛,和孤独趴在我肚子上的感觉很像。

在我准备进入到她身体里的时候,她突然把手举在我眼前,捏着一只安全套,“把这个带上”。

我不知道她从哪拿出来的这玩意儿,甚至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

我进入她身体的时候,她嗯了一声,孤独突然叫了一声,我回头看它的时候,它蹲在地上歪着头看着这一切,看着床上这两具白白的肉体,做着某些它从未见过的动作,我瞪了它一眼,关了灯,随着我的抽动,床跟着摇晃,发出声响。

我从她身上翻下来的时候,我有点虚了,喘着粗气,我回头看她的时候,看不清她的表情,借着月光,只看见她的眼睛在黑暗里像两汪水,能借着月光看清她乳房的形状。

我睡觉不拉窗帘,在很多失眠的夜里,我有时候盯着月亮也会发呆。

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因为我能看见她身体地起伏。

她坐起来穿上了我的衬衣,而后开灯翻着她的手提包,拿出纸,进了卫生间,没有回头看我。

我也爬起来,翻她包的时候,我看见很多化妆品,在一个夹层里,我还看到了很多东西,安全套。我拿出纸擦了擦我的下体,连同那只安全套扔进了纸篓。我投篮向来很准得, 我是说投纸篓。

我听见卫生间里的水声,可我不想去洗,我今天有点累,我想睡觉了。

我用被子盖住了屁股,侧过了身体,我实在不想在她出来的时候,与她有任何眼神的交流。我觉得她可能会回到她的家里吧,毕竟只是对门。

我听见卫生间的关门声,而后便没声了,她既没有开我的家门,也没有回到床上,我在想她在干什么的时候,她躺在了床上,我的床上,被子动了一下,她盖住了身体,关了灯。

她翻了一下身,我能感觉到脖子后面热乎乎的呼气,我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体散发的热度在炙烤着我的后背。

她趴在我耳边,头发盖在我的肩膀和脸上,痒痒得。

“我高潮了”这是她对我说的。

在黑暗中,她应该没看见我脸上的笑容。而后,我又在想,她应该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或许不是高潮的快感,而是男人把她当做女人而非单纯发欲望的工具,她需要爱抚。

那我今晚又把她当成什么了呢?是一个免费让我睡了的小姐还是一个免费让我睡了的女人,抑或是我把她真的当成了我喜欢的姑娘还是女人,尽管我在心底对她的身份有点稍微的反感。

在某一瞬间,或许我,真的没把她当成小姐。

08

那天,我起地很早,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很舒展,从没有过的舒展。

她依然侧着身体在熟睡,我看着她的后背,我试着嗅了嗅她头发的味道,同样的洗发膏,为什么我洗完澡身上和头上从来没有过这种香味。

我怕弄醒她,我乖乖的躺着,就那么扭头看着她的后背,我的衬衣有些褶皱,她的头发散下来盖着枕头,她的身体随着均匀的呼吸有着轻微的起伏。

我曾在无数失眠的日子里,在脑海里幻想一种情景:

在每个清晨睁开眼的时候,看着身旁熟睡的人,清晰的面庞,带着香味的头发,耸立的胸部随着呼吸起起伏伏。我甚至会看见她脸上的绒毛,我会轻轻的搂着她,轻吻她的额头,轻吻她的秀发,她偶尔会睁开眼,笑一下,再闭上眼懒会儿床。

我现在有种这样做的冲动,但我不会去做,因为,她只是个我认识的小姐,我对她没有感情。

我下了床,孤独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床上一眼,又趴在地上闭上了眼,它在想什么?我冲了个澡,我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裸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好恶心。

冲完澡,我坐在凳子上,看着她,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可能在想,我是否应该回到床上,再和她做一次,机会难得,万一以后她不和我做了呢?万一她和我收费了呢?她说她这次是还人情的。

我是否应该叫醒她,梦该醒了,她只是个小姐,她不应该还睡在我的床上。

我忘了我还想了什么,我只知道我在出门买早餐的时候,我在她的衣兜里悄悄的放了三百块钱,我觉得她做这行也挺不容易,我虽挣钱也不容易,但性质不一样。

也有可能我觉得,这样我不会亏欠她什么,让她还钱的时候,可以理直气壮一些,三百块钱应该不少了,都是这个价,我想她也不会太贵吧?她不会真的不还了吧,那样我是不太亏了,她说她还我人情,应该会还我的,我觉得会的。

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穿好衣服了,我的衬衣也叠起来放在床上,被子也叠好了,她在抱着孤独玩。

她什么时候醒得,会不会在我醒来的时候,她就醒了?我嗅她头发味道的时候,她是否就醒了?那她感觉出我的动作了吗?她为什么这样做,她会不会和我一样的心理,同时醒来会不会有点尴尬,她会不会也不敢面对我这个和平时不一样的嫖客?

我进门的时候,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把早餐放下的时候,她说,“我回去了”。

“吃完再走吧。”她抬头看着我,我没看她。

她把孤独放在地上,孤独坐在那,我瞅了它一眼给它弄了点吃的。我至始至终再没抬头看过她,只是低着头吃着东西。

在快吃完的时候,她把三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钱给你,借你的那些,我过几天还你。”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她永远都是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马上低下头,吃着手里的东西,我的脸红的发烫。

“我走了”。

我没回应。

她走的时候,孤独跟在她脚后跟一直跟到了门口,我看着她的背影,她转身蹲下来,抱起了孤独,放在胸口处,“你不会喜欢上我了吧?呵呵,真可爱。我走了,再见!”

ad2222
ad333333
ad_bbbb
ad_ccccc
ad960x90